求职
您所在位置:求职指南网 >> 成功励志人生感悟经典散文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10-24 13:17:37| http://www.caiwu51.com |经典散文|人气:0我要推荐此文给好友

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本站还有更多经典散文,经典散文欣赏,经典散文诗,经典散文网方面的资料。
正文:
常常面对着天空的城市,我会想到底我生命中是不是真的有一个这样的男孩走过。他喊我七月,我喊他安生。安全是哥哥,七月是妹妹,或许这是一场梦,很长很长的梦。­
­
文/琳­ QQ:1096086131­
­
仿佛圣命难违一般。四岁时,我与安生,六岁的安生,狭路相逢。我不能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称呼为安生的男孩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我们家?四岁尚是记忆模糊陆离的年龄,那是一个阳光挂满半个山坡的美丽午后,家里来了位漂亮的阿姨,身后跟着一个如同电视里才能看到好看的小男孩站在我面前,爸说:“七月,阿姨就是妈妈,这位是安生,以后他是哥哥,你要和他好好相处。”我调皮朝你扮了个鬼脸,伸伸舌头眨眨眼…­
­
尽管一开始你并不喜欢我,却只能注定,你是哥哥,而我,是妹妹。­
­
安生­  在我四岁时,给我一块红烧肉吃。那时你,踩着踩着蹬子踮着脚,晃着胖胖的小胳膊,往我碗里夹肉。从此我喊你哥。从此,我是你的七月,你是我的安生。­
­
七岁时,你在村里那片枣树下刻下“七月的枣树”条条如是,那时露水浸湿,你单薄的衣裳黎润你柔软的发,你疲倦的睡着了,脸上却有一种满足的笑。­
­
十三岁,安阿姨离开了我们,九年来我却末曾喊过她一声妈,从没看过你那种决望的眼神,不哭不闹不说话,如同一个木偶静的可怕,从那时开始我告诉自己不会让你再难过我要保护你,走上前“哥哥,你还有七月不是么,我们要坚强…”你抱紧了我,眼角留下一滴透明的液体-不是泪那是幸福的约定。­
­
我们考上了重点高中。十七岁生日时,你给我一份礼物,这时的你,为了这份礼物躺在床上满身是伤,只有漂亮的睫毛还是那样浓密。你说,七月,别哭,生日应该快乐不是么?我便泪水决提。­
­
那天晚上,将安生送回家。在“别来无羔”我遇见一个安子城的人。­
安子城长得再像安生,他也不是安生­
子城说:七月你要坚强,你不能被打败的你要站起来。­
喝了好多好多酒,最后在他的肩膀上一直哭,我说:子城,我保护不了他,我真的不愿意别人伤害他…­
那一夜,我在安子城的肩膀哭得鼻青脸肿。­
­
安生受伤的那天夜里,我没有回家。我想着他昏迷中却一直喊我名字时的样子就如心如刀割。­
“别来无羔”里面,音乐一直很疯狂,霓虹灯歇斯底里的闪烁着,让人的眼前一片迷茫。那一夜,我一直处于迷幻状态,脸上的皮肤被泪水浸湿,生痛。初次吸了口烟呛的咳嗽不停­
An曾跟我说,七月,小太妹不是谁都能做的。说这话的时候。她手指夹着烟,烟火明明,在她手指中间,仿佛一道生命留下的一道伤疤,明媚鲜艳。­
是啊!我多没用,我连坏女孩都做不了。­
如果我是一个坏女孩,我就能同很多小混混厮混。如果有人欺负安生,我就和那些小混混一起为他报仇!我不怕伤害,也不怕坠落。我是不是一个很傻瓜的小孩?很傻,我知道。可是,我多么不愿意别人伤害安生。­
我靠在子城的肩膀上,眼泪不断的流。视线迷糊掉的时候,我似乎能看到安生对我笑,他清亮的眼睛,漂亮的眉毛,高挺的鼻子。他一在直喊我的名字,七月,七月。­
最后,在安子城的肩膀睡着了。­
­
第二天,我在安子城的大床上醒来。­
宇凡说,七月,你昨晚不在,安生一真不安心。诺夕(八班的,永远像个公主一样,一切优秀,一切安好的女生。安生的女朋友)告诉他,你去帮她姐姐收帐,晚上才不回来的。他才安心的睡了。­
宇凡看了看我身上的大T恤,倒退了三步,他说,的七月你这是穿戏肥唱大戏呢?他这么说,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一直穿着子城的衣服,所以悄悄跑回自己的房间,打算换下这身行头。在门口碰到诺夕,她看着我,也是谈谈一笑,扫了我身上的衣服,说七月,如果安生知道你在外面这么疯,他该怎么想?­
我说,诺夕,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真的不是。随后,我给她解释,最后越解释越湖涂,到现在,自己都不明能,怎么会弄成现在这种模样。诺夕还是谈谈一笑,眼里很明显熬夜留下的红血丝,她说,七月,当我没看见,你自便吧。­
­
前世,我是一只叫七月的猫,而我也固执的认识,安生前世的妹妹,不甘心今生还做妹妹,所以她对那只猫说,七月来世你替我做安生的妹妹好么?今生七月这只傻猫变成了一个叫七月的傻好孩,做了安生的妹妹。而前世那个只能做凉生妹妹的女孩,却在今生成了可以随意喜欢凉生的女孩。我固执的认为,这个女孩就是诺夕。­
­
安生注院这七天,诺夕一直陪在凉生身边,给他清理伤口,照顾他的起居。常常给他讲一些笑话,安生总是安静的听,安静的笑。诺夕也笑,像一杂盛开在安生身边漂亮的百合花。这个时候,阳光总会洒满我的脸,我的发,我的衣裳。我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看安生清透的眼睛,看着他的脸慢慢的消肿,看着他的手臂一天一天的恢复。听着诺夕给他讲的笑话。他们笄,我也笄。尽管我没听懂是个怎么样的笑话,但是我生怕错过了同安生经厉的每一个开心和快乐。­
生怕很多年以后,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和他在同一个时刻笑,同一个时刻哭。­
安生对诺夕未意,他嘴巴轻轻动了动,他说,诺夕,你看我床下有一个小陶罐。你帮我拿出来看下好么?诺夕,俯下身,帮他从床下拿出来问,安生这是什么?­
安生笑着说,很多年前,我种过一株植物。诺夕呆呆的看了看转为笑,那是什么植物?­
他说,这是一株姜花。姜花?诺夕的身体明最一震,但是脸上还是笑,她看似爱惜的抚摸着这株绿油油的植物,漫不经心的问,这株姜花陪你多久了?­
安生想都没想就回答,快十二年了吧。诺夕的嘴角荡开一个极美的弧,她说,那它叫姜花,为什么不开花呢?­
安生望着窗外,我紧紧都到一边,他说,诺夕,有些花,注定无法开放,就如这盆姜花,我每天能够看到它绿油的样子,已经很开心了,并不指望它能开花。呃,真愦憾,那以后它还会开花么?­
安生愣了一愣,笑说,诺夕,其实这是一盆永远无法盛开的花,诺夕紧紧的盯着安生清凉的眼睛,她说,为什么呢?­
页次:1/2  1条/页  共2条    首页  上一页        跳转至: 如果觉得《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文章关键字:人生感悟 - 经典散文,经典散文欣赏,经典散文诗,经典散文网   

与七月、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