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
您所在位置:求职指南网 >> 成功励志人生感悟经典散文旧时光迅速远去...

旧时光迅速远去...

10-24 13:19:08| http://www.caiwu51.com |经典散文|人气:0我要推荐此文给好友

旧时光迅速远去...,本站还有更多经典散文,经典散文欣赏,经典散文诗,经典散文网方面的资料。
正文:
旧时光迅速远去  
On air。
                                             
Section. A­
­
那还是杨一禾十四岁的秋天,满树的枫叶被染得猩红,一片一片都开始往下掉的季节。他还记得那一年他刚刚初三,可是每天都会乖乖上很晚很晚的自习,有时甚至到夜里十点。直到偌大的校园里只剩下零星闪烁的灯火,还有满天耀眼的星辰陪他踩着脚踏车一起回家。­
­
记忆里似乎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不同的是那晚的星星月亮同时休了假,只剩下凄迷的路灯泛着慵懒的暖黄色调子,像是他最爱的海子的诗,温暖中透着的都是清冷。骑着单车穿过某个熟悉的巷子口,有风从远处悠悠的传过来,一禾打了个寒颤。石板路两旁的灯还没来得及熄灭,就这样沿着幽深的巷道一直走、一直走,老远就能看见角落里被人群团团围住的女孩子,明显的突兀在人群里,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刺猬。双手环抱成一个圈,紧紧蜷缩在一起,任由旁人的指指点点。­
­
杨一禾听得见,那群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口中几乎相同的一句话。­
­
“你这个和你妈一样的贱女人。”­
­
他直觉的按响了车玲,整个世界在叮咛几声之后迅速安静下来,就好像一场电影突然按下了暂停,短暂的没了声音。人群开始四散离去,只剩下躲在角落里的她,出奇的没有哭,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静默的转身离开,安静的似乎一切都不曾存在。沉默的背影里有大片大片的枫叶掉下来,和思绪一样,忽然轻盈的都没有了重量。­
­
他蓦地就呆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子到底有着怎样沉默的秘密?妈妈?贱女人?一切都像是解不开的谜题,就像是那晚抬头看不透的雾霭,阴阴沉沉的与自己无关,却又都全部压在心头。­
­
十四岁的杨一禾不过是个清瘦孤僻的男孩子,日子波澜不惊的像是一池秋碧,简单的一眼就能看到底,堇色光年里都是那个年纪的少年共有的沉默。每天行走在连通学校与家的曲线上,做着他的好好学生。尽管这条路常常只有他,孑然一身。可是,他乐意也甘愿这样一直走下去,直到考到这里最好的中学,完成阿爸阿妈,也是他自己的心愿。站在生活的十字路口回头望去,除了这些,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东西。­
­
巷子里的风再度吹了起来,只不过是小小的停顿而已,阿爸阿妈还在等他回家,一切又都回归到平淡如水。依旧和往常一样踩上单车,吱吱呀呀的声响便开始在小巷里清晰起来。偶然的抬头,就看见拐角阁楼里的灯亮了,原本紧闭的窗扉上探出一个女孩子好看的侧脸,盯着远方一直看,只是涣散的没有焦点。杨一禾当然认得,这就是刚刚躲在角落里的孩子。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尽管朦胧的夜色让他看不清楚,可是,毋庸置疑,她真的很漂亮。白净剔透的皮肤,芭比娃娃一样的眼睛,有那么短暂的一瞬,他甚至觉得她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思绪开始莫名的乱起来,心口宛如有风吹动了一下,突然就有了涟漪。­
­
不安的踏着单车逃掉,车辙里留下一片狼藉的灰尘。青春里面有一些青涩的东西便开始疯长起来,他不知道,那些都叫做什么,但却生生扎根在了心里。­
­
Section. B­
­
很多个天色微微擦亮的清晨,杨一禾都会早早的背上书包,骑着单车奔赴在这条路上。学校里不要求晨读,可是他每天都会去的很早,打开书本,一早晨的ABC便在教室里萦绕起来,常常都是空旷的教室里只有他的声音。只不过,从那以后,每每骑车路过转角的那个阁楼,他都会停下来。本来就算不上热闹的巷子在暗色还未完全褪去的清晨依旧很静,鸽子呱呱的在头顶飞过,有白色的羽毛安静地掉落下来。朝着开着的窗户望过去,经常什么也看不见,偶尔有枫叶顺着窗户飘进去,立刻就变得漆黑一片,无影无踪。他突然就很想知道阁楼里面的样子,她应该还在沉睡吧,或许也已经起床在洗漱了。想着想着,忽然意识到已经停顿了很久,还有许多单词要背诵,便立刻绝尘而去,袖子里有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可是心里却是暖暖的。这是他讳莫如深的小秘密,在那样两点一线的忙碌生活里,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游戏,只不过主角与配角都只有他自己而已。­
­
也会在许多个墨一样的夜晚,自修室的灯灭了,便会满心期待的来到这个巷子,阁楼里的灯一如既往地亮起来。他就盯着窗台望过去,只是简单的希望她能探出头来,看一眼也好。可是,偶尔她真的把头伸出窗外,眼神淡漠的打量着四周死一样的沉寂,眸子幽幽的似乎随时都会有泪会掉下来。他却不敢抬头了,脚下的车踩得飞快,十四岁的少年果然还是羞涩的一塌糊涂。其实,那个时候的杨一禾真的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就像是所有干干净净的年少光景,没有过多的欲望,他只是想看见她而已,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让她如此、从来没有,她就像是他命途里一道动人的风景,不曾相识,难以忘记,却也只是路过而已,终究还是陌生人。­
­
只是有那么一次,下了好大的雨,一点没有秋雨的缠绵,枫叶都被打落在了尘土里,统统零落成泥。这个秋天,唯一一次步行去学校的清晨。杨一禾不会知道,也绝对不会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她。枫叶结了伴的掉下来,忽然就像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初见。还是一群孩子围着她指指点点,还是无动于衷的她,只不过换了场景地点而已。­
­
“你这个和你妈一样的贱女人。”­
­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那样一次又一次形容她?他也不知道这个娇小的女孩子到底经历了多少的指指点点?只是,无所谓了,都无所谓了。从遇见开始,他就一直相信,她不是、她不是,她绝不是贱女人,什么原因也没有,只是因为我相信,人海茫茫中,我相信你,这就是我的决定。­
­
或许是累了,又或许是她沉默了太久,所有的流言终于开始在风平浪静里没有了迫人的重量。喧嚣的源头开始远去,只是一起远去的还有她的雨伞,红色的伞像是一个叛徒和一群人一起嘲弄着她的孤单,突然就想哭了,再也没有、再也没有人关心自己,雨水顺着屋檐滚落下来,每一滴都冰凉的吓人。­
­
“我带你走。”这是荒年里他给她的第一句言辞,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度,每一个字却都铿锵有力。以至于很多很多年以后,她都会记得这句我带你走。请把手给我,我带你走,像是承诺一样烙在了心里。她抬起头看他,漂亮的眼睛里都是泪水。杨一禾不会知道,其实她记得的,她记得他,记得那个夜晚他按响的车玲,记得他骑着车路过的夜晚,他也不会知道,她注意了他很久,真的很久,比如第一次,他离开时她穿过黑夜直抵他背影的眼睛。瞳孔里的少年再次高大起来,多久了,多久了,妈妈死后连送葬的人都没有的日子里,有多久没有人再关心过自己。她把手伸出来,躲在他的伞下,暧昧的气息顿时就传了出来。有枫叶落下来,她小心翼翼地接在掌心里,忽然觉得它就像自己一样的流离失所,离开了枝干再也没有了着落。­
­
走了多久,也都是多久的沉默。没有谁愿意提及过往,伤疤一触就会疼。他送她,一直到附近的一所中学,还好,不算太远。终于,还是要分别。她低头轻轻说着谢谢,俯下身的时候,怀抱里的书不小心掉了一地。杨一禾弯下身捡起脚边的粉色笔记本,页面上工工整整的写着:初三(6)班 叶子。­
­
叶子,叶子……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默念,很久很久都忘不了。­
­
Section. C­
­
生活再次变得平淡起来,一切又都开始静默的像是湖水。不同的是,杨一禾单车后面偶尔会做着沉默的李叶子。他不介意绕远路送她到另一个学校,她亦没有拒绝,有人载着她,最起码不会再有人追着她骂她是贱女人,这比什么都好。­
­
承载着单车的路常常都静默的没有声音,叶子安静的沉默着。她做在他的身后,觉得他就像一棵大树一样。仿佛就这样过了很久,整树的枫叶都落光了,冬天一下子就漫长起来。会有那么一个冷的熬不住的夜晚,杨一禾提早从学校回来,走在巷子里覆盖的积雪上,微笑着和阁楼上的她招手、说上一两句寒暄的话,他就会觉得很温暖。一禾看得出来,叶子不讨厌这样,甚至有很多个夜晚都是她在等自己。窗口经常会有个精致的侧脸露出来,然后淡淡的微笑,每一次,都有一朵花在心间悄悄的开放。只是所有都在这里点到即止,他甚至没有走进过那间阁楼,也没有去窥探过她的秘密。她不说,他从来也都不敢问。那么,就让我做你最熟悉的路人也好。­
­
时光恍若一下子就走得快了起来,那一年的冬天没有很长。积雪消融的快要尽了的一个夜晚,叶子来到一禾的校园里,一股浓郁的读书氛围铺面而来,这个时候的他应该还在教室里游龙走笔,做着繁杂的数学题,又或者正忙着一堆堆的物理卷子。他不会知道的,不会知道的,她就要离开了,这座城市不会再属于她,再也不会。­
­
那个离开她近十年的爸爸终于来了,/从小就抛弃她和妈妈的爸爸明天就要来了。她曾那么希望有一个爸爸,她还清楚的记得,那些个日子里她和孤单的妈妈被人骂作贱女人。她还记得妈妈在那样漫长的时光里带着不同的男人回家。她还记得她很早就知道什么叫做歧视,只因为她是婊子的女儿,只因为她们像是巷子里的村民说的一样,都是贱女人。叶子弯下身来,白嫩的皮肤上有泪划过,她知道,妈妈不是贱女人,不是,从来都不是。这些年,都是为了自己而已。就像是,只有她会护着被同伴欺负的自己。就算是死前的最后一次服务,也是为了给叶子要更多的学费,嫖客才失手结束了她的生命,然后逃之夭夭,只剩下房间里冰冷的身体。­
­
叶子站起来,擦干眼角违心的笑了。其实,这些年她并不孤独,至少,还有一个爱她的妈妈。至少,妈妈离开后还有一个少年一直陪着自己。昏黄的路灯把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从来都是他来找她,那么最后一次换我来等你。­
­
晚自修的铃声响过三遍,终于等到一脸诧异的一禾。依旧是她坐在他的单车后面,他没有问为什么,可是明显整张脸上都写满了开心。他说什么,她就一直轻声应着,嘴巴咧开大大的笑容,像是一切都不会发生一样,一滴泪都不敢掉。­
­
也是那个夜晚,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走进了叶子的阁楼。里面的布置空空如也,只有一些简单的旧式家具,还有满满一盒子的千纸鹤,九百九十九只。这是无数个夜晚,难过时、无助时她给自己最大的安慰,纸鹤折到一千只就会有人来接她了,就会有人保护他了,她一直对自己这样说。只差一个了,只差一个了。安静的把一禾送走,他果然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连墙角里硕大的旅行箱都没有察觉。沉默的青春的里面,有多少秘密都是你不知道的?那么,我都告诉你。­
­
叶子走的那个清晨,天边还是暗蓝色的晨光,整个巷子还是和以往一样。鸽子呱呱的飞过头顶,有大块大块的羽毛落下来,坐在父亲的车里,最后抬头看这里。她再也等不到一禾,再也等不到枫叶片片猩红的落下来,再也等不到。­
­
同样等不到的还有再也看不见叶子的杨一禾,阁楼的窗扉再也没有打开。只留下整整一盒子的千纸鹤,一只一只数过来,整整一千。他倚着墙角呜呜的哭起来,也许他们本就不该遇见,也许从第一次看见她就注定会有她的爸爸来接她的一天。她只是他沿途上的一次美丽却不真实的邂逅而已,终点不在这里,一直都不在。­
­
原来,有些人的缘分注定就是那么浅薄;原来,到最后我们都还只是陌生人。­
­
Section. D­
­
很多年、很多年都过去了,真的是过去了好久。巷子不在了,就连阁楼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是漫天的枫叶依旧没有变。­
­
多年后回到这里,偶然遇见了已经结了婚的一禾。从那里取回了多年前留下的纸鹤。那只做过标记的纸鹤依旧安静的躺在盒子里,没有动过的痕迹。其实,杨一禾没有看见,那天夜晚叶子写在纸鹤里整整一页的字。除了她所有的秘密,还有最后的一句的“你等我”。­

许多东西不只需要来守护。比如,我曾许给你的一句承诺。再比如,洪荒年代里我们一起留下的某段回忆。
­
深秋,尘封的记忆迅速湮没在飘散的枫叶里。其实,你一直不知道的,这些年,我都在等你。­
­
­
The End­
­
­
安堇生°­ 如果觉得《旧时光迅速远去...》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文章关键字:人生感悟 - 经典散文,经典散文欣赏,经典散文诗,经典散文网   

与旧时光迅速远去...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