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
您所在位置:求职指南网 >> 成功励志情感文章情感散文与爱一起拾荒

与爱一起拾荒

10-24 14:05:27| http://www.caiwu51.com |情感散文|人气:0我要推荐此文给好友

与爱一起拾荒,本站还有更多情感散文,情感散文诗,情感散文随笔方面的资料。
正文:

与爱一起拾荒,这篇文章由www.caiwu51.com收集整理,希望与爱一起拾荒这篇有关于与爱一起拾荒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与爱一起拾荒

20xx年3月来到西安打工,近半年了,我寻思着给家里寄点钱回去,家乡正值夏种,正是用钱的时候。

我像往常样打开我的手提箱,翻遍了整个箱子,也找不到那本梅里美小说选。我把衣物一件一件拿出来,没有,我又把床铺也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我有点气急败坏,脸上也渗出细密的汗珠,那可是我半年的血汗钱呀,三千元三张存款单,而且我清楚地记着它们都掖在‘卡门’那儿。我坐在床上紧张地思索着,我那本书到底藏到了哪儿。忽然想起来,前几天没事拿出来翻看,正好有人叫我干活,随手扔在破书桌的抽屉里了!我赶忙拉开抽屉,抽屉却空空如也,可我扔得时候,还看到那么废旧书刊,这是哪个缺德的家伙把我的书都偷走了。我心里怒骂着,找遍了宿舍的角角落落,影子也没有。只得倒在床上生闷气,苦思瞑想。张斌回来了,没有见;李景涛回来了,没有见;只剩下陈五了,我直接到车间找到了陈五,陈五也说没有见。

苍天无眼啊,绳子总是从细处断,越是穷人怎么越是这样!自认倒霉吧。

第二天下班,我回到宿舍,张斌他们还没有回来。我还笼罩在丢钱的阴影中,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跌倒在床上,想这三个人最近有无异常。有人急促地敲门,我起身拉开门,原来是经常在楼下出没的拾荒女,十八九岁的样子,总是穿一身八九式的军服。她急匆匆的样子,不等我开口,这本书是谁的?我的呀!我眼睛一亮,太熟悉了,从西安的旧书市上淘来五年了,形影不离。你怎么证明是你的?‘卡门’那篇有三张一千元的存款单。还有呢?我想了想,扉页上有我现在的地址和家乡的地址:陕西省阎良区食品加工厂1#宿舍楼205房间;河北省平山县圭亚镇小峪村。我一口气说完。哦,终于找到你了,她长长出了口气。我赶忙请她进来坐下,倒茶表示感谢。

原来她早晨在宿舍楼下的垃圾箱捡到的,她喜欢书,就小心翼翼的装好了,回去翻看时,才发现里面有存款单。她知道1#宿舍楼住得都是外地的打工仔,丢钱的人肯定急坏了,可怎么才能找到丢钱的人呢,她一边想一边胡乱的翻着书,看到了扉页上的地址,就赶忙跑过来找人了,没想到这么巧,一下就找着了。我这时才看清了她的面容,原来的印象就是那一身干净肥大的黄军装,一手拎一个编织包,一手拿一根三股叉,总是不急不慢的走着,不像其它拾荒女有“时间就是垃圾”的紧迫感,有的甚至为了垃圾而战,互相谩骂,大打出手。她有一张很好看的娃娃脸,皮肤不白,却是健康的那种,两只眼睛扑闪扑闪的,大而有神,有种稚气未脱的纯真,亦或质朴浑拙的洒脱,再加上这身肥大的军装,还有点滑稽的样子。想不到她人长的美,心地也这么善良。

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欧阳岚,是河南人,舅舅在离我们厂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废品收购站,高中毕业来西安投奔舅舅找工作,可总也找不到合适的。于是就跟着舅舅干,开始只是帮着收购,后来出来拾了几次,有时一天能挣到一百元,于是觉得拾荒也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不管什么猫,能逮着老鼠就是好猫吗?她笑了,笑得那么的天真可爱。最让她自豪的是拾荒能拾到不少“精品”,如旧书,报刊杂志,这对爱好读书的她来说是莫大的欣慰。白天拾荒挣钱,晚上看书学习,日子过得充实快乐。说到书,我的兴趣也来了,我忙问她拾到些什么书,她说太多了,小学到大学的课本都有,国内国外的名着也有。如果你想看的话,哪天我给你拿几本,你也可以到我的“书店”看看。“书店”?是啊,快成书店了。她说她还有事得走了,我掏出一百元钱表示酬谢,不想她瞪大眼睛生气的说,早知道你这样,我还不如自己装起花,她生气的样子也是那么可爱,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不加任何的修饰遮掩。

楼道里,那身肥大的军装裹着她苗条的身材,穿堂风一吹,一种神仙样的飘逸,她倔强地走了。

再次遇上欧阳岚是在我们厂斜对面的民盟机关门口,她正吃力地背着一摞杂志报纸行走,我老远就挥手喊她,她扭头看到我,高兴地笑了,笑得那么灿烂,也忙不迭地冲我挥手。走近了,我赶忙帮她把书取下来,帮她背着。她兴奋地说,今天收获不小,已经运了第二趟了,这是第三趟,我说累吗,她说不累,咱河南妹子这点苦还是能吃得了。我说我帮你背回去吧,反正我也没有事。她爽快地答应了,说你可以顺便看看我的书店。

她的书店也是她的闺房,满满的三大书柜紧靠墙的一面,她说她的书柜也是拾来的,墙的另一面是一张单人床,一张旧书桌,东西大部分是旧的,但却绝对的干净,一尘不染。书也全部进行了分类,并贴上了标签,文学,理工,历史、课本、工具等等。如她所说,天文地理,古今中外,应有尽有。版本有的是旧了,部分还有缺损,但对于一个年轻的打工人来说,能不花钱,有书看,这无疑是莫大的精神享受。

此后,我成了这个垃圾收购站的常客,有空就去找欧阳岚,有时看书,有时帮她整理收购的废品。渐渐地她成了我的希望和牵挂,有时几天不见,心里就空空落落的,趁吃饭时间也得跑过去看一下,见到她,她总是高兴地如数家珍地介绍最近拾回的东西,甚至她舅舅严令保密的收入情况也悄悄告诉我,从她的眼光中我能感受到一个少女的信任和真情。

也许是这些书,也许是欧阳岚的纯真,或许是这份不薄的收入,我决定辞职,跟欧阳岗一起干。 20xx年10月15日,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她高兴的一蹦一跳的。她说那敢情好,我舅舅正缺帮手呢。第二天我就结算了工资,到了欧阳岚的收购站。 www.caiwu51.com

我也穿上了八九式军装,是欧阳岚用于替换的那身,我们一起相跟着去拾荒,每天早出晚归,收获颇丰。有时我们挑着袋子,唱着歌,引来路人各种各样的眼光,而我们则像美国街头漂泊流浪的艺人一样气定神闲,旁若无人地捡拾着各种废品,享受着彼此心中那种说不出的快乐情感。晚上吃完饭,洗漱完毕,便是我们的读书时间。我们常常为书中的故事感动,也为不同看法而争吵,曾经被保尔的坚强意志激动的热血沸腾,也曾为包法利夫人的辛酸命运而泪洒衣襟。更多是谈论红楼梦,我们都喜欢书中清丽婉约的诗词,常为人物的最终命运而唏嘘不已,而发生争吵最多的也是这部书。经典的争论常常是:她说她喜欢薛宝钗,我故意说我喜欢林黛玉,她立即脸挂冰霜,生气地往门外走,不料被我生拉硬拽回我的怀抱,挣脱半天挣脱不得。我其实是喜欢薛宝钗——,随即是纯真的笑脸,呵气如兰的小嘴,清澈深情的眼晴,对视,对视……,一瞬间世界仿佛不复存在。

随着广大穷人的觉醒,拾荒队伍在不断壮大,我们的收益明显减少。世之奇观在险远,荒中精品也在险远,她语出惊人。她把险远定义在郊外、棚户区、拆迁房,她说那里离市区远,而且在残垣断壁下找东西有危险,一般拾荒人是不会去的。她的话立即提醒了我,昨天新闻说南郊棚户区在拆迁,我们何不去看看?说走就走,我背编织包,她拿三股叉,兴冲冲地出发了。

也真应了她的话,不费吹之力,我就拾到一枚铝质的毛泽东像章,她从一截断壁上抠下来一张华国锋画像。她说收工,上午就到这儿。随后我们跑了几家旧物交易市场,她伶牙俐齿地讨价还价,最终两件东西卖了五十元。中午我们吃着麻辣烫,心里美滋滋的,当即决定下午继续淘金。

我们从棚户区的西边进入,仔细搜索着中意的东西,可到了东边还是一无所获。我们又转道从北边进入,这一次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几乎是同时,我们发现了那个挂在房梁上的被烟火熏得漆黑的竹蓝子,因为这儿的风俗,珍贵的东西都挂在房梁上。我俩飞快地跑到屋子旁边,屋子已剩半拉,墙壁也已出现了裂缝,蓝子用三股叉完全可以够着,但人必须站在屋子下,外面无论如何够不着。欧阳岚准备进去,我赶忙拉住她,我说让我来。

蓝子顺利地挑下来了,很沉,我把三股叉扔给她,两只手拿着,正要往出走,“轰”的一声,便什么也看不到了,鼻孔里满是经年的潮腐味,半拉屋子塌了,我被困在了里面。我使劲的喊欧阳岚,一遍又一遍,可什么反应也没有。渐渐地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真幸运哪,两根檩条斜靠着对面的墙壁,离我头顶不足十公分。我索性坐下来等待救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梦里,我听到了欧阳岚撕心裂肺的哭喊,那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是那么的熟悉,我努力睁眼睛,睁眼睛,欧阳岚蓬头垢面,满脸泪痕,我刚要劝慰她,她却俯在我身上,死死的抱住我,狂风暴雨般吻过来。 www.caiwu51.com

抬头看看,月朗星稀,我又重新闭上眼,享受这美妙动人的爱。

如果觉得《与爱一起拾荒》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文章关键字:情感文章 - 情感散文,情感散文诗,情感散文随笔   

与与爱一起拾荒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