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
您所在位置:求职指南网 >> 成功励志情感文章伤感日志远年的思恋(乡风)

远年的思恋(乡风)

10-24 15:48:22| http://www.caiwu51.com |伤感日志|人气:0我要推荐此文给好友

远年的思恋(乡风),本站还有更多伤感日志,qq伤感日志,伤感爱情日志,伤感日志大全,最新伤感日志方面的资料。
正文:
远“年”的思恋
文章/乡风 

在繁华丰富的生活光芒几乎纤毫无遗地照临生活各个角落,在新年的模糊踪影重又渐渐清晰浮于眼前之时,对不少人而言,对“年”的深挚触摸和把玩,则又要不得不藉遥远的时空印痕去翻捡、去咀嚼、去领味了。
如今的年,由于物质和精神上与常态生活间的零落差,让人们几乎有了天天虽过年、年年却寡味的感觉。幼时对“年”保留的那份期盼、享用和极兴参与意识早已消逝殆尽,而唯独往昔烟云里的“年”味,每每还于闲暇时还在你斟一盅、呷一口的那份悠然里,继续保持着令人心驰神往的神奇魅力。

忙碌

忙,永远是远“年”的年关里升温最快的一个字眼,那时,家家户户为忙而忙。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家里三个姐姐还成面。  

我记得十分清楚,还在我的朦胧梦境里,年前整个山村里大大小小的石碾,哼出的不知倦怠的调子就少有停下来的时候。我是家里的老小,体力活一般轮不到我,只是不帮倒忙地看着三个哥哥、三个姐姐随着“年”那匆迫的步子一个劲儿地转着。 

我喜欢母亲蒸制和做出的各种饭食,年糕、各种面的窝头、馒头、米面、煎饼等等,整整齐齐地码放在大容器里,或者是一个大筐,或者是那个传了几代人的浅口平底的大酒缸就适逢其时地会把母亲和姐姐们一番忙碌后的果实塞个满满当当。年前年后的风光日子里,母亲犹如一位调度得方的将军,幸福轻松地搭配着每一餐的饭食。在我记忆里,那是拮据生活背景里天堂般的快活日子,神定心闲时,那些饭食的余香至今依然会令自己唇齿生津添香。 

忙,几乎波及了除小孩子外的每一个家庭成员。哥哥们的忙碌则以体力劳动为主,他们帮着父亲赶集备菜、割肉,或者劈木柴炸制各种菜肴。那个清贫的年代里,对绝大多数家庭来言,炸制的肉类、鱼类,皆属奢侈品,除了上供鬼神外,由于数量有限,家庭成员一般不会由着自己的欲望随意享用的,只在年夜饭和年后待客的光鲜日子里,它们才会堂而皇之地入菜上桌,以飨大家高高吊起的胃口。那时的鱼肉之香,虽然也有了二十几载岁月烟云阻隔,但余味缭绕,丝毫未减当初。 

年夜游 

年夜游,也是那时欣享“年”的一项内容之一。除夕夜的薄暮渐渐降临时,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便早已按捺不住了。他们仨一团,俩一伙,聚商着要去哪个地方玩,要到哪个小伙伴家玩。有时为争先去谁家玩,好伙伴们之间也会争得面红耳赤。 

由于受物质生活所困,再加上精神生活的单调,抱团出游求乐自然也就成了唯一选择。出门之先,大家均穿上新衣,女孩子更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后陆续结伴串门或上街玩。那时,女孩子们出门玩时手里大多提着父母为她们扎制的灯笼。灯笼,很难买得起,一般都由他们父母亲手扎制而成,为让自家孩子提上一盏象样的漂亮灯笼,各家的父母都是穷思竭智,拼尽全力去赶这个活儿。这不仅是孩子们的光彩,也是在乡亲们跟前亮亮自己才艺的好方式,很少有马虎待之的父母。因为,一切全为了图乐子,为给孩子一份好心情,大人也图个吉利,他们不会扎的便学着扎,不会画的也学着画,极态尽妍,拼尽全力去装饰孩子的灯笼。那一盏一盏生动的小灯笼,成为了家家户户欢乐心情的缩影。 

有别于女孩子们的是,男孩子们多聚在一起放鞭炮。那时,村子每每在年前后几天,于宽阔的场地接上几盏电灯,于是灯光唤起了享受热闹的孩子们的高昂兴致。/他们把自己备下的各式鞭炮纷纷拿出来燃放,还有放花的。或清亮的爆炸,或沉闷的轰鸣,或天际处的脆响,抑或“刮头篦子”一类小鞭炮的沉吟(一般很小的孩子才燃放的那种小鞭炮),每一声爆响,都引来阵阵不息的欢呼共鸣,这一处放了,他们再移到另一处去放,继续延伸着新春的热闹和喜庆。 

融入了农人新年期盼的欢乐和憧憬,在阵阵不息的鞭炮声里,被幸福的孩子们痛快淋漓地引燃了,欢乐和吉祥洋溢在全村的角角落落。
 
访亲 

年,是一个特定的日子或具体时刻;在另一个意义上,它又是一个连绵持续的心理体验过程。年后的走亲访友,自然也化为年的有机组成部分,成了年的又一项重要内容。 

在我小时,就跟随三叔年后走亲戚了。在年幼的思维里,走亲戚就是享受稀缺鱼肉美食的妙方。那时,我常想,要是有天天有肉吃的日子相伴该多好呀!当然,吃的便宜也不全是我走亲戚的唯一。我本身就非常愿意走远路,那一路上得来的观感,常常能消解我途中的疲劳,并带给我丰富的精神营养。 

印象中最深的莫过于跟三叔去探望舅老爷一家了。他们是纯粹的山里人家,一行三十几里地,我们俩全用脚步来丈量。一路上,三叔会把沿途村庄名字逐一告诉我,并把相关村庄里牵情动人的传说讲给我听。一株古老的枯槐,一处断壁颓垣或仅余地基的古庙,一方常年不息汩汩流淌的老泉。在三叔的嘴里都能演绎出一段段美丽动人的故事。我那时很崇拜三叔,常常盼着新年快来,好再随他上路远行。
 
过年出门,在大人眼里并不盼着有雪,因为那样走路有危险,而我则对雪有着特别的感情,甚至私下里常常盼着大雪狠狠封山、封路。因为,我特别喜欢雪絮覆盖下的原野,那绵绵无垠的洁净,总带给我一种莫名的激动、舒爽和振奋。那时,雪原里串亲访友的人会一人踩着一人的脚印小心翼翼向前赶,匀称有致的雪野上踩出的脚印,承载着单行行进的人影,依势随形,穿谷越岭,迤逦前行,绝似一幅水墨画,接通着一家和一家的亲情,串联起一户和一户的幸福。 

如今的交通便捷多了,沟通的形式也多元化了,但远“年”岁月里那种用脚去触拂和接通的亲情,以及亲口嘘寒问暖的直面关爱,断断不是今天便捷手段下的情感联系所能比拟。 

远“年”的那份特殊感觉不知不觉间已迭加上了一层层厚厚的岁月烟尘,但它自具的那份魅力,却倍具极强的穿透力和震撼力,不时在今日同名异味的节日跟前,悠然浮现于心头,让你毫无餍足地去千尝百品、浅斟慢酌那线绵邈不绝的远“年”厚味和缕缕余香。 

远“年”的种子早已深植于丰沃肥厚的心田里,如今它已发芽壮大,根深叶茂,并将让我永远无法忘记和释怀。 如果觉得《远年的思恋(乡风)》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文章关键字:情感文章 - 伤感日志,qq伤感日志,伤感爱情日志,伤感日志大全,最新伤感日志   

与远年的思恋(乡风)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