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
您所在位置:求职指南网 >> 成功励志语录大全网络语录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

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

10-23 16:49:10| http://www.caiwu51.com |网络语录|人气:0我要推荐此文给好友

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本站还有更多网络语录,网络搞笑语录,网络雷人语录方面的资料。
正文:

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这篇经典语录是由www.caiwu51.com收集整理,有时候一篇文章,一个故事就能让人的一生改变,希望有关于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的这篇文章能对您有所帮助!

说何三坡是疯狗,之前是,现在更是。之前小咬小闹,现在想被人知道,似中了狂犬病,大咬大闹,说道底这也是疯狗的手段,不足为奇!

何三坡这种疯狗中国古已有之,只是在网络发达的现代,给这了种狗一个登上舞台咬人的机会,它便不择手段,饥不择食的发起狂犬似的病状来乱咬人,还专拣德高望重、自己肯不动的咬,结果是磕掉了自己满嘴老牙,别人还是铿然不动,自己造孽,丢祖宗的人那!

何三坡这种狗最恬不知耻、厚颜不惭,它在自己的博客开头就说:“我一向孤陋寡闻,知道有季羡林这么个人,是近两年的事”。它以为不知道季老为光荣,就像不知道祖宗姓氏以为自己乃天地所生而荣光,别人孤陋寡闻唯恐藏之不及,它偏以臭为美,以狭隘为自大,狗之不如!

何三坡这种狗侮辱人没借口,一把屎一泡尿的往人身上撒,撒完了了事,好似不让它清理,污染的不是它家的环境,岂不知正是环境恶化才意外怀孕出它这样的变种!

何三坡这种狗的博客里有这样的文字:著名文学评论家何三坡在个人博客上发表《捍卫季羡林说昏话》一文,炮轰季羡林,称其一直在说昏话。该博文惹得众网友热议纷纷,作家岳南和林一苇均发文力挺。昨天,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何三坡,他告诉记者:“之所以写作此文,是因为做了十几年的看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毋庸置疑,力挺的当然是两个狗腿子。可是狗身呢,狗主人呢!这种狗说自己当了十几年的看门狗,不咬人,现在来病了,想咬人了,抓住了一个老人狠咬,报复它这些年的软弱这些年的病态,从中我们知道是它病发了,忍不住了。

何三坡这狗在它博客里吼:“我年轻时热爱城市、美酒、佳人,年过不惑,热爱的是自然山水,我看任何一只喜鹊、蚂蚁、青蛙都倍感切。它们那么自在安然,而人类一直在名利中挣扎,怎么能与它们相提并论呢?你别说季羡林了,就是孔子再生,也不敢跟一只青蛙相比。他一辈子捣鼓的就是恢复周礼,你告诉我,孔子会吃蚊子么?” 它说对喜鹊、蚂蚁、青蛙亲切,那是自然,都是动物嘛,后者还是畜生呢!它接着又贬低人类说他们都在名利中挣扎,其实它这是在抬高自己在骨头里挣扎。它又说孔子不能跟青蛙比,孔子会吃蚊子么?是啊,孔子也不能跟何三坡这狗比,因为它会吃屎呢,人那会啊,就是那青蛙也不会啊!

何三坡这狗别人骂它时,它还会还击,说:“古人说,千万人,吾往也。何况是一群可怜的网络虫子呢?我不看他们,他们就不存在。”说人家是虫子,好像自己是狗就是庞然大物了,完全不在乎底这些底层人发出的声音了!

何三坡这狗说:“百家讲坛就是个说书的场子,能在这样一个场子讲课的人在中国何止万千。好像我们乡下的八舅妈不比他们差。”言外之意很瞧不起把家讲坛的人,狗眼看世界,谁都不顺眼,有本事它上啊。恐怕没本事吧,只能瞎嚷嚷。上了还得了,非得买个狗语言翻译器不可!

何三坡这狗把自己说的清高:“我结庐在乡下,心远地亦偏,对小鸟很在意,对大师不关心,这些年也听说过一些气功哦武侠哦之类的大师,乌秧秧的,全都在沽名钓誉,帮忙帮闲,没有一个不是王八蛋的。突然又听说北大大师,真是新鲜。80多年都没有过大师的消息了,自五四烟弥,斯人远去,未名湖畔,一片神鸦社鼓。这些年里北大不是一帮文盲厮混之所吗?哪有从馿棚里跑出了骏马的?没有太在意。”这狗还有恋鸟癖,似乎鸟不如意,说武侠啊、大师啊都是王八蛋,这话也就只能从这狗蛋嘴里崩出来,也不知道它这个假评论家、真狂犬家是从什么狗窝里奔出来的,教化之不幸啊!

何三坡这狗还装慈悲的说出一句假惺惺的话:“一个人说一次昏话并不难,难的是一直说昏话。他这么大的老人了,蠹虫一个,来日无多,不说昏话干什么?再说了,真要祸国殃民,也是秋后蚂蚱,还能殃到哪里去呢?他没有说三纲五常,克己复礼,没让我们梦回大清去做奴才,已经算是万幸了。从这个意思上说,我想原谅他。”它想原谅他,从狗嘴说出的话,恶心的要死,厚颜无耻!它狂吼季老是秋后蚂蚱,蠹虫一个,来日无多,我借用臧克家的一句话,“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是的,谁能留在人民心中,历史会有说法。那些活在人世间的狗,早已是死了。临死前的声嘶力竭,狂咬一阵。 www.caiwu51.com

何三坡这狗这样辱骂一个老人:“这几天,又听说出了个《生命沉思录》,翻了几页,通篇的做人哲学,都在说好人坏人。这样的境界当然太高,高到山上去了,好像跟我们燕山上放羊老人差不多。世界上有这样弱智的大师么?半辈子的皇粮都吃到哪里去了?满嘴的仁义道德,还敢说是陈寅恪的弟子,就不怕有辱师门么?

《沉思录》中,还谈及了他对中国新文化运动的见解,他的说法是:在文学范围内,改文言为白话福祸不知,看不出现在的长篇小说较之中国古典长篇小说有什么优越之处。至于新诗,则是一个失败云云~~~

——睁着眼说瞎话,一副遗老嘴脸!”所以,天下人对它千夫所指,也就无可非议,顺理成章了,何况还是一只得了疯病的狗。

最后再看这狗的一句话:“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这是老鲁xx年前说过的话,我觉得说得酷,年轻人一定得记住它。”这狗既然这么说了,既然乱放厥词到如此地步,如此毒害青年,我没得说了。

今晚晦气,碰到这狗,人与狗斗,让人滋味不是一般。再说下去,这狗咬无地自容咬舌头了。

季老你也不和狗一般见识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原始链接,谢谢合作!  如果觉得《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文章关键字:语录大全 - 网络语录,网络搞笑语录,网络雷人语录   

与何三坡一只乱咬人的疯狗[转] 相关的文章